青年高峰會議(2001) 內容撮錄

「青年高峰會議」 (15/9/2001)

機會與空間:青少年濫用藥物問題

引言

        政府一直非常關注青少年濫用藥物問題。鑑於近年青少年濫用精神藥物有上升趨勢,保安局禁毒處已於2000年年初成立一個精神藥物濫用問題跨部門專責小組,就打擊精神藥物濫用問題建議有效的政策,以制定一套全面的策略,解決這個世界各國都感到十分棘手的問題。


香港濫用藥物情況

2.   要制定政策對付藥物濫用問題,必須考慮藥物濫用情況和趨勢。禁毒處於1972年成立藥物濫用資料中央檔案室,負責整理由執法、戒毒治療和福利等共34個機構呈報的濫用藥物者資料,作統計分析和研究用途。

3.   根據該檔案室的資料,21歲或以下的濫用藥物者的人數,在過去5年(1995年至1999年)曾經下降。但這趨勢在2000年卻有所逆轉;相信這逆轉的趨勢與濫用精神藥物者人數上升有關。而2001年第一季被呈報的人數較2000年第四季上升5%,人數約為 7 000。而21歲以下的人數有1 600人,較2000年第四季上升8%。

4.   總括來說,海洛英仍是本港最多人濫用的藥物。但近年,濫用亞甲二氧基甲基安非他明(俗稱"搖頭丸")和氯胺酮(俗稱"K仔")的人數顯著上升。以2001年第一季為例,21歲以下的青少年最常濫用的藥物,依次為"搖頭丸"(60%)、"K仔"(54%)、海洛英(15%)、大麻(13%)和"冰"(9%)。


濫用藥物的原因

5.   檔案室資料亦顯示,青少年濫用藥物的原因,主要是受到同輩朋友影響(64%),其次是尋求快感或官能上的滿足(44%),和出於好奇(36%)。

6.   青少年濫用藥物,與他們對一些新興藥物,如"搖頭丸"、"K仔"的認識不足也有關係。有些青少年誤以為這些藥物對身體不會造成永久傷害。此外,時下流行的跳舞派對或類似場合,往往有數百或甚至數千人聚集,參加者聯結隊,而目的又是尋求快樂,上述濫藥的原因可能較易誘發出來。

7.  為了解決青少年濫用藥物的問題,政府一向採取多管齊下的策略。策略的重點如下:


(一)  與香港以外地區的合作

8.   我們注意到港人,特別是年青人近年消費模式的轉變,例如北上消費的風氣比較普遍等。禁毒處及禁毒常務委員會曾多次訪問廣東省及北京有關當局,而國內也經常有各階層的官員到訪,就內地和香港的精神藥物濫用問題及對策交換意見,共同商討有關應付跨境濫用藥物問題的策略。

9.   警方及海關與內地對口單位亦一直保持緊密的溝通和聯繫。警方在打擊跨境販毒活動方面,已建立了一套完善的情報交流機制,兩地禁毒人員並會因應案件需要,進行業務交流,加強執法力量。為了更有效打擊跨境販毒集團,警方去年將毒品調查科改組並特地加設了一個聯絡小組,專責協調及聯絡內地禁毒單位,加強與內地禁毒機關的情報交流,並確保雙方的信息能馬上及準確地傳遞,加強堵截毒品流入本港。

10.   除執法外,針對青少年在內地濫用藥物問題,政府已經增強措施,提醒北上的市民切勿濫用藥物或從內地偷運毒品來港。當局已在乘客流量最大的羅湖出入境大堂裝設電子顯示板,宣揚反吸毒的信息,並計劃日後增設同類型的電子顯示板;又透過九廣鐵路於羅湖的播音系統,提醒乘客販運毒品是嚴重罪行。我們會繼續和國內各單位交流經驗,發掘合作機會,例如在加強宣傳,預防教育及打擊毒品流入本港的渠道眼。

11.   為了進一步加強廣東省、澳門及香港在禁毒工作的聯繫,禁毒處將於本年11月8日至13日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辦「粵港澳打擊濫用及販賣毒品政策研討會議」。當中11月10日將舉行「青年禁毒事務論壇」,目的是進一步提高三地青少年的禁毒意識和積極性,讓青年人向決策者和禁毒工作者提供有關禁毒的意見,讓大家更瞭解青年人的需要,與青年人共商如何開拓更有效的溝通渠道。


(二)  跳舞派對中濫用藥物的對策

12. 在歐美流行的跳舞派對,或rave party,近年在香港成為年青人趨之若騖的一種流行玩意。在規管跳舞派對方面,政府已循不同途徑接觸跳舞派對主辦單位,2000年8月首次與跳舞派對的經營者舉行座談,加強溝通與合作以增強打擊在跳舞派對中濫用藥物的成效。 同年10月,禁毒處更發出跳舞派對主辦單位經營守則,鼓勵主辦單位在入場券印上提醒參加者切勿濫用藥物的忠告字句,並在派對場地展示針對精神藥物的海報,勸籲參加者遠離毒品。經營守則還列出詳細指引,要求派對主辦單位與警方緊密合作,確保派對不會被利用作販毒及其他不法用途。

13.   同時,警方亦高度注視青少年在跳舞派對中濫用藥物的情況,並在多方面加強情報搜集,密切監察派對中濫用藥物的個案,並在適當時候採取執法行動,以遏止販賣危險藥物的活動。

14.   目前,跳舞派對需要根據《應課稅品(酒類)規例》申領酒牌,才可向十八歲人士售賣酒精類飲品。酒牌局亦對跳舞派對問題表示關注,並會因應每個申請的情況在簽發酒牌時加入適當的條款以作規管。

15.   除此之外,若派對場地受《公眾娛樂場所條例》的定義所涵蓋,主辦者需申請公眾娛樂場所牌照。食物環境生署在決定發出有關牌照時,會考慮消防、屋宇結構及安全、保安、環境安全等問題。目前,民政事務局與有關部門正檢討監管狂歡派對的法定規管制度是否足夠,並曾於本年6月諮詢立法會保安小組,並會就有關發牌監管跳舞派對的建議作進一步諮詢。


(三)  加強刑罰

16.   政府透過立法和行政程序,嚴格管制麻醉品和精神藥物,這些法例和程序是參照多條有關藥物管制的國際公約而制定的,而有關刑罰非常嚴厲。現時根據"危險藥物條例",非法販運或製造危險藥物,包括"搖頭丸"、"K仔"、大麻及"冰"等,最高刑罰是罰款500萬及終身監禁。而非法藏有這些藥物的最高刑罰是罰款100萬及監禁7年。

17.  此外,政府己建議將γ-羥丁酸(GHB) (俗稱"迷姦水")及4-甲硫苯丙胺(4-MTA)納入《危險藥物條例》管制之內。有關建議修改條例已於本年6月份提交立法會,預期會於十月生效。雖然直至目前為止,香港並沒有濫用和檢獲GHB及4-MTA的記錄,為顧及這兩類藥物在歐洲都有被濫用,為防患未然,因此我們跟從聯合國的決議,收緊法例的管制。此外,在1997年,政府亦曾修訂《危險藥物條例》,把利用未成年人士販毒的不法份子判處較重刑罰。


(四)  禁毒預防教育及宣傳

18.   我們認為要解決青少年濫用藥物問題,最基本及最重要是從預防教育入手。我們一向採取多元化的預防教育及宣傳策略,透過全港性宣傳、針對目標對象的宣傳、學校教育及社區參與計劃等,宣揚禁毒信息。禁毒處已加強針對濫用精神藥物問題,並以青少年為主要對象,向他們灌輸正確的藥物知識及生活態度,及拒絕毒品的技巧。

19.   在學校方面,禁毒處為小五至高中各級同學舉辦藥物教育講座。講座主題集中糾正青年人對藥物的錯誤觀念、拒絕藥物的技巧及藥物濫用的副作用及禍害等。這些講座的內容不斷更新,融入更多方面的資料,特別是健康生活的重要。近年,針對青少年濫用精神藥物的情況,禁毒處已加強講座的內容,務求令學生認識精神藥物的禍害。為加強學生接收禁毒信息,我們更會安排過來人分享戒毒的經驗。在2000年,禁毒處共主辦約1 500項講座,接觸超過十萬名學生。

20.   為使學生有機會透過不同的學習經驗,認識濫用藥物的問題,教育署已將藥物教育融入正規課程及非正規課程中。正規課程內的不同學科,例如:小學常識科、中學社會教育科、經濟及公共事務科、科學科、宗教科、人類生物科、化學科及通識教育科等,讓學生從不同角度認識及了解濫用藥物對個人和社會的影響。有關的內容包括:使用藥物的正確態度、濫用藥物對健康的影響、如何珍惜自己的生命、與濫用藥物和吸毒有關的社會問題等。此外,教育署亦強調學校應透過道德教育、公民教育及輔導活動等非正規課程去推行藥物教育。目標是幫助學生建立健康的生活模式,並培養正面的價值觀和態度,例如:對自己、別人和生命的尊重,有信心,負責任,自省,自決的能力等。希望透過加強學生自我管理及與人相處的能力,幫助他們應付來自不同方面的壓力和負面影響,作出拒絕濫用藥物的抉擇。為鼓勵學校以校本形式推行藥物教育,教育署於今年三月出版了「學校行政手冊」網上更新版,協助學校訂定有關的行政措施。

21.   除推行學校藥物教育外,禁毒處與各青少年團體,例如:香港童軍總會、香港女童軍總會、香港紅十字會及民眾安全服務隊少年團等合作,通過培訓導師方法,向更多年青人直接宣揚禁毒信息。

22.   一直以來,禁毒處都致力鼓勵青少年積極參與禁毒宣傳工作,更成立「禁毒義工團」,讓青年人參與籌辦不同類型的活動,例如:探訪戒毒康復中心、參與地區性的禁毒嘉年華等。義工團的成員大多是青少年,他們在推動針對青少年的禁毒活動上,成效尤為顯著。

23.   於2000年6月成立的「藥物資訊天地」,座落於金鐘政府合署高座30樓,備有藥物方面的資料和設施,也是推行藥物教育和社區參與活動的中心。資訊天地設有圖書館,存放圖書、錄影帶及唯讀光碟等。禁毒處經常為學校及青少年團體安排參觀。

24.   有鑑於青少年濫用藥物的問題日益嚴重,社會福利署於1955年成立了"健康新一代"計劃,目的是幫助初次或間歇性濫用藥物的青少年,為他們提供禁毒預防教育服務。在2000/01年度,"健康新一代"計劃的兩間辦事處合共舉辦了90次講座及約290次大型禁毒活動,超過32 000人次參加。此外,由社會福利署資助的三間青少年濫用藥物中心及一間自助支援中心,亦透過日常的活動,將禁毒的訊息傳遞予接受服務者。在2000/01年度,四間中心合共舉辦了約680次小組活動、教育性活動及禁毒預防教育活動。除此以外,外展及學校社會工作服務、兒童及青年中心及感化服務等的前線社會工作者,亦會透過輔導及小組服務,向青少年及其家長提供禁毒預防教育。

25.   為向更多的青少年推廣禁毒信息,我們亦為教師及家長舉辦講座。在教師方面,教育署自1994年開始已為在職的中、小學教師,舉辦藥物教育培訓課程。透過這些培訓,教育署已達致每所中學備有一位熟悉藥物教育的教師的目標。教育署亦有與禁毒處及志願機構合作,定期舉辦中、小學教師藥物教育研討會及講座。該署在未來仍會繼續安排定期的藥物教育研討會及培訓班。此外,禁毒處亦不時舉辦各種活動,例如工作坊等,協助教師培訓。

26.   在家長方面,禁毒處亦會加強家長及教師會的聯繫,透過講座及其他活動,指導父母如何識別有濫藥問題的子女,及如何協助子女抗拒毒品。自1998年起,禁毒處已主動接觸本港各大小工商機構,透過在工作間及學校的講座,直接接觸家長。至今,禁毒處共推行了190項該等講座,接觸到的在職人士包括家長人數超過1萬人。本年2月份,禁毒處更去信四十多萬位中、小學生家長,鼓勵他們多與子女溝通,建立親子關係,以較溫馨的手法宣揚禁毒信息。

27.   在宣傳工作方面,我們透過不同媒界,利用宣傳海報及單張、互聯網等傳達禁毒信息。有鑑於時下青年人愛好跳舞熱潮,禁毒處在本年6月份與香港電台合辦「無毒一樣cool音樂會」,鼓勵青年人積極參與沒有毒品的跳舞派對。電視及電台亦是非常有效的宣傳媒體。因此禁毒處一直定期推出及更新電視及電台的宣傳,邀請年青人偶像拍攝或錄音,藉以呼籲青年人切勿濫用精神藥物。


(五)  邊緣青少年服務

28. 外展社工隊為未有參與傳統主流活動的青少年提供輔導、指引及其他服務,包括誘導他們抗拒危險藥物的誘惑及為濫用藥物的青少年提供輔導及轉介服務等。而綜合服務隊亦會加強包括中心服務、外展社會工作服務、學校社會工作服務等,他們會以靈活管理資源的手法,按每區的需要而提供適切的服務。此外,加強邊緣青少年的服務也是政府工作重點之一。政府除了增加資源以擴大現有綜合服務隊的數目外,亦會增加資源以強化現有的綜合服務隊的人手,以解決青少年夜間在外流連的問題,當中亦包括減少他們被引誘而接觸毒品的機會。

29.   除此以外,警方亦透過「強化警隊學校聯絡計劃」,增強與學校的聯繫。由今年8月開始,除原有的25位學校聯絡主任外,警方已增設33位中學聯絡主任,投入的資源達一千萬元。


(六)  研究工作

30.   我們一向重視有關濫用藥物方面的趨勢分析,使有關工作者得以掌握最新趨勢,從而制訂相應措施。藥物濫用資料中央檔案室的數據每季均在禁毒常務委員會例會上討論,並於會後向傳媒發佈。此外,又每半年發表一次統計報告,分派各有關機構,包括前線工作機構。

31.   政府即將完成一個大型問卷調查,對象包括超過十萬名中學生及專業教育學院學生,範圍包括他們吸煙、酗酒及濫用藥物的情況。 此外,政府現時亦正進行數項調查,以期深入了解青少年濫用精神藥物的原因及情況。這些調查及研究完成後,禁毒處將發佈有關結果。


(七)  禁毒基金

32.   一九九六年三月,立法會撥款3億5千萬港元成立禁毒基金,目的是為社會各界人士籌辦的禁毒活動提供財政資助。凡有助遏止本港濫藥問題的禁毒計劃,包括預防教育活動,戒毒治療和康復計劃,以及研究項目,都在基金資助範圍之內。在過去的五年,禁毒基金為本港的禁毒工作者,包括非政府機構、學校、醫療和社會工作機構等,提供了穩定而寶貴的資源,舉辦富創意而新穎的禁毒計劃,協助根絕本港的毒禍。截至二零零一年九月,基金曾六次接受撥款申請,共批出撥款近9 400萬港元予210多項計劃。

33.   禁毒基金去年亦首次撥款資助一間機構拍攝一部以禁毒為題材的電影,其主題是鼓勵年青人潔身自愛,免蹈毒海及勸喻吸毒者早日戒毒。禁毒基金每年亦撥出數以百萬計的款項資助非政府機構向高危青少年推行預防教育或向他們提供協助。這些計劃的目的,都是幫助邊緣青少年及其家庭,將那些青少年納入正軌。

結語

34.   在近年香港的毒品問題有所轉變,吸食白粉人數開始下降,但濫用精神藥物的人數卻上升。雖然去年美國已把香港在"主要毒品轉運站"的黑名單中剔除,從而肯定了香港打擊毒禍的努力,但對毒品問題我們從不掉以輕心。我們會繼續聽取各方面對解決青少年濫藥問題的意見,更有效地推行相應的政策。我們期望繼續得到家長、學校、自願團體以致社會各界的支持,同心協力,消除毒禍。


保安局禁毒處
二零零一年九月